冰香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冰香小說 > 都市 > 朱正陽與方晟 > 第3072章 被堵大門

朱正陽與方晟 第3072章 被堵大門

作者:巔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07 20:58:19

-

淩晨五點多,市府宿舍大院靜謐安寧,彆墅、樓房都掩映在綠蔭叢中充滿了寫意。

一輛酒紅色小汽車從綠蔭深處悄悄駛向大門,車前擋玻璃赫然有市府大院和宿舍大院通行證,且車子、車牌很明顯對應某位市領.導,按理應該無條件放行。

然而今天宿舍大院似加強保安值守,平時一人坐崗亭裡打瞌睡一人巡防,這會兒門前一字排開站了四位,攔在車前示意停車檢查!

車主愣住了,很不高興地指指兩個通行證,輕按喇叭要求立即放行。

保安們則連連搖手示意必須接受檢查,緊接著兩側又有保安跑過來,將車子團團圍住。

車主無奈,車窗稍稍開了條細縫,威嚴地說:“我是副市.長雲歌吟!不熟悉車牌,還不認識我嗎?快讓開!”

保安彎著腰恭敬地說:“認識認識,我們早就看出雲市.長的車,但冇辦法呀雲市.長,夜裡宿舍大院失竊,公.安局要求逢車必查,我們也……也要按規矩來,雲市.長。”

雲歌吟語氣稍緩,道:“現在看到我了,算檢查好了,可以放行吧?”

保安腰彎得更低,道:“不好意思啊雲市.長,公.安局要求所有出去車輛要拿探測儀過一遍,雲市.長……雲市.長也要下車接受檢查,實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說著伸手要拉車門。

雲歌吟怒道:“不準碰我的車!我打電話給公.安局!”

打給誰?雲歌吟心裡微微沉吟。以前包括索清在內的局領.導都冇話說,而今白鈺將常興邦調來後逐步大清洗,局領.導班子、刑警、治安、經偵等老將或靠邊站或調崗轉崗,半個信得過且聽話的都冇有。

猶豫了半天,打電話叫醒睡得迷迷糊糊的副秘.書長祁思,請他出麵協調。幾分鐘後祁思回了電話,吞吞吐吐說夜裡宿舍大院的確發生失竊案,此案由梅芳容主抓,冇她的指示哪怕詩委書計、市.長的車也必須停車檢查!

梅芳容……

雲歌吟遲疑良久決定賭一把,就賭失竊案是真的,且梅芳容看在同事一場的份上!

事態演變到這裡,自己昨夜在哪兒過的宿已經不言而喻——按規定本土乾部在大院裡冇有宿舍,丟人丟到這一步也就夠了,總比捉姦在床好。雲歌吟的底線是不能讓任何人見到自己慘不忍睹的模樣,那遠比多年前被潘富帥母親躲在暗處打量自己裸.體更羞辱!

撥通梅芳容手機,雲歌吟以最親熱最柔弱的語氣道:“芳容,我是歌吟,抱歉打擾你休息。是這樣的,這會兒我被堵在市府宿舍大院不讓出去,非要檢查什麼的,我這付素顏哪能見人啊,能不能……高抬貴手呀?芳容。” 出乎意料,梅芳容歡快地說:“歌吟也在啊?巧了,我正在璐璐部.長宿舍喝茶呢,你等會兒,我倆馬上到!”

說著“啪”掛斷電話。

雲歌吟懵了,驚恐地看著李璐璐彆墅方向表情扭曲:這對冤家每次站一塊兒唇槍舌戰恨不得直接開打,怎會淩晨五點多鐘一起喝茶?

今天……今天都是怎麼了?!

百般無奈之下,雲歌吟撥出一個號,急促地說:“快救我,我真的要丟人現眼了!要被人看到,我……我不活了,晨傑!”

“怎麼回事?彆著急,說清楚點!”裡麵傳來俞晨傑沉穩的聲音。

雲歌吟哪能不急啊,平時再綠茶這會兒也綠不起來了,匆匆忙忙說完來龍去脈,遠處李璐璐和梅芳容已出現在花徑出口。

兩位美女領.導手拉手笑語盈盈。

“圈套!絕對是圈套!”

雲歌吟脫口道,右手顫抖得幾乎握不住手機,全身哆嗦如篩糠不知憤怒還是恐懼。

俞晨傑沉聲道:“車子反鎖好在裡麵呆著,絕對彆開門!現在隻有車裡安全,等我協調!”

“好的!”

雲歌吟深知俞晨傑才麵臨生死存亡的關頭,而笑語盈盈的李、梅兩位美女背後必定閃動著白鈺的身影。

五點四十分。

俞晨傑敲開白鈺彆墅大門,這是兩位主正大員空降勳城後第一次串門,大概也是最後一次吧。

白鈺獨自坐在餐桌前喝茶,上好的白茶,一盅接一盅。

“俞書計氣色好多了,來來來,請喝茶。”白鈺微笑著招呼道,卻冇起身相迎。

俞晨傑大步進去坐到他對麵,拿起來連喝三盅,道:“今兒個大家都醒得很早嘛。”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那早起的蟲兒豈非倒了大黴?”

“冇辦法,誰叫蟲子出來禍害人間呢。”白鈺微笑道。

俞晨傑又仰頭喝茶,道:“雲歌吟被堵在院門口非要停車檢查,明知她是勳城副市.長還檢查,不知誰規定的?”

“夜裡有三戶人家失竊了……”

“哪三戶?”

“李璐璐、馬昊、常興邦,”白鈺道,“都偷到常興邦頭上了,盜賊真是膽大包天。”

“這麼巧啊,偏偏偷了他們三位?”

白鈺含笑道:“可能也想打俞書計彆墅主意,看到裡麪人多所以冇敢下手。”

“人多”,內涵雲歌吟也在他家。

時間緊迫,這會兒雲歌吟麵對李璐璐、梅芳容兩位左右夾擊,想必既難堪又尷尬更痛苦,度秒如年。

俞晨傑直截了當道:“雲歌吟從我宿舍離開的,談工作還是什麼都隨便,現在我親自擔保她冇有涉及失竊案,請白市.長下令放行!”

倘若公.安條線還是索清負責,哪裡還用俞晨傑出麵?雲歌吟一個電話就行了。

俞晨傑和白鈺為公.安局長位子反覆較量的根源就在此。

白鈺笑笑,道:“她為何執意不肯接受檢查呢?很簡單的事兒,前後不超過一分鐘。現在一波三折還驚動俞書計休養轉眼半小時過去了,何必?”

“她肯定有她的原因,我們必須尊重,”俞晨傑臉上、眼裡漸漸泛起怒意,“白市.長不肯網開一麵是嗎?那我親自到大門口陪她出去,由此產生的後果……請掂量清楚!”

白鈺還是笑,眼中卻有銳利之色:“省.部.級乾部原則上不管下半身,再說又冇捉現行所以無畏無懼是吧?但這位雲美女卻非尋常人物,俞書計是否值得拿前途賭博,也請掂量清楚!”

“白市.長此話怎講?”俞晨傑瞪著他問。

“前市.長蕭誌渭提拔了兩位美女乾部到市領.導班子,雲歌吟和高波;蕭誌渭已被證實是影子組.織在嶺南地區重要頭目甚至首腦級人物,高波也抓進去了,雲歌吟能獨善其身?”

白鈺道,“經國.安部門偵查,南山白駒寺很可能是影子組.織傳遞訊息、藏匿武器、潛伏人員交流的秘密基地,這是之前蕭誌渭經常和雲歌吟經常出入的根本原因!不排除男女私情,卻以私情為幌子掩蓋間諜罪,這一手玩得太高明瞭!”

俞晨傑鄭重道:“可能、不排除……我反對白市.長以莫須有罪名惡意誹謗廳.級領.導乾部,如果有確鑿證據不妨移交國.安部門,冇必要在我麵前聳人聽聞。”

白鈺恍然未覺,續道:“雲歌吟在南山主正期間曾有多封舉報信,指她濫用職權超規格擴建修葺白駒寺;又有舉報她與蕭誌渭交往過密,多次被髮現在高檔酒店過夜;還有,勳城市領.導班子裡唯有她存在離間、挑唆我倆關係嫌疑,特彆俞書計主持三項決議後她陡地以生病為由撂擔子激化矛盾,你想想是不是?”

“我還是那句話,如果懷疑她跟蕭誌渭一夥都是影子組.織成員,你可以移交國.安部門,否則她仍是勳城副市.長,正廳.級乾部!”

俞晨傑肅容道。

白鈺冷笑:“俞書計說得不錯,若有半點線索或證據早被繩之以法,所以一時半會兒奈何不得她。但今天正好是個機會,即便俞書計親自到場,警.方依然有權連人帶車控製起來,由國.安部門介入審訊!我敢賭,俞書計敢嗎?”

俞晨傑僵住。

不用說他當然不敢。

固然他不相信雲歌吟是凶殘冷酷的恐怖組.織成員,縱使是,想必成員之間都有物理隔離,影視作品裡抓捕頭目後招供出一連串同夥在現實當中根本不存在,否則蕭誌渭落網後高波怎會逍遙那麼久?更可能的情況是,蕭誌渭與雲歌吟、高波都非同一條線,縱使隱隱猜到互為同夥但也冇法指控。

雲歌吟既被關進去了,為儘快脫身肯定要把種種疑點解釋清楚:夜裡睡在哪個宿舍?身上青斑瘀血傷痕怎麼回事等等……

有關她是影子組.織成員的說法全是揣測,但白鈺穩噹噹掌握俞晨傑與雲歌吟之間的實錘,並非私情那麼簡單!

俞晨傑在五六千人.大會上當眾出洋相,本想公開向白鈺發難,卻以荒誕的滾落台階狼狽收場,反被白鈺大出風頭、大放異彩。

俞晨傑內心深處盛怒、自卑、狂暴可想而知!他需要發泄,他需要挽回尊嚴,他需要以自己特殊方式平衡情緒,他需要——

雲歌吟!

昨夜對雲歌吟而言痛苦而煎熬,因為俞晨傑的暴.虐空前瘋狂,有瞬間她幾乎懷疑自己要死在他手裡。

不管她是不是影子組.織成員,一旦落到警.方手裡什麼都不是,九成九將如實說出俞晨傑對自己做的一切。

畢竟,她是受害者。

隻要雲歌吟的話形成書麵供詞,俞晨傑可就徹底身敗名裂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